• 道别留在夏天

    我曾想过,当夏天的风如约而至,和编辑部、和助编这个岗位认真道别,然后满怀不舍地在电脑上敲下这些文字。可在这样特殊的一年,遗憾要大过感伤了。因为还没来得及和王老师道别,再听他讲自己的经验;还没来得及和张

  • 暂停键

    2017年11月2号,我记录了第一个关于记者团的便签,那时我与记者团的故事便悄然开始。2020年6月30号,正在写这篇文章的我敲下与记者团的暂停键。用“缘分”这个无比奇妙的词汇来形容我和记者团的相遇再

  • 一期一会

    离开学校半年有余,已经忘记最后一次坐在编辑部的电脑前是什么样的景象,我怀着“还没有回去,却就要离开”的遗憾,书写着和校报最后的故事,有一种时光恍惚、一切还未结束的错觉。身边偶尔有人会说,“现代人已经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