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街

    期次:第456期    作者:生物工程学院 李金豪

隔岸有风,不见渡船,岸边一排灯火,比晚霞更惹人眼。


到老街去,在这样宁静的,飘着风的,初夏夜晚。


没有了当年的渡船,不见了祖辈曾见过的白帆,所幸还有一道桥,架在我与彼岸之间。我在这边,老街在那边,三分羞涩的晚霞挂在上面,九州共见的月色泻进河里,流过下面。


我从前想,天下的河,尽是隔开两岸的无情。当我走过桥间,仿佛才明白了这种若即若离的爱恋。我俯瞰着静静流淌的河水,古人曾为你写下的诗篇。


多少人,多少年。你贯穿南北,流过千年。


你可曾记得,有一艘龙船,经由你,去往了遥远的江南;你可曾记得,那昏聩的君主,曾为你,掀起了六十四路烟尘的天下大乱。


斯人已逝,唯你平静依然。


走过小桥,在运河的那边,老街在初夏的晚风中露出笑颜。那一排昏黄的灯光,像是斜插在少女鬓边的发钗,不饰华丽,却平添了几分自然。


我来时,迎着晚霞入画,想我此时,当已在画里;我去时,想那岸边,可也有人为我迷恋?


踏过几段砖路,才发觉“画里的人儿”,尽是如这老街般平淡的笑脸。来来往往,多是晚饭后散步消食的老者。偶闻笑语,也有穿着汉服摄影留念的少年。


驻足定睛,是那时谁家的公馆。小跑去看,竟与晚风撞了个满面。又有风来,拂了拂并未撞疼的脸,像是温柔道歉。


流连在这古老的街巷间,万物默然。


但最惹人喜爱的,还是这初夏的晚风。就好像儿时奶奶怀中的温暖,多年不见,依旧会回到走遍山川的诗人的笔尖。我爱这晚风,不期而遇,温柔温暖。


我常常想,早晨背过的那首诗,加上倒影在运河的月亮弯弯,再给我一阵晚风,走在这古老的街巷间,回味半个五千年。


步履不歇,街旁的建筑尽收于眼。


这里该是老街旧景古院,可清朝的屋瓦飞檐边,怎累累盖满了钢筋水泥筑成的仿古的别院?我在彼岸向往着的此岸的老街啊,你可是也在商业化的进程中,迷失了曾经的容颜?就像是江南水乡素面采莲的姑娘,突然扮上了过于精致的身段进城,明艳却让人遗憾。


老街很长,拐角走进一道巷间,灯光昏暗,有三五老妪闲坐攀谈。


才发现,原来,此处月色依然。